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香港马报图片 >
我在现场·照片背后的故事|以雪为令出发!
【发布时间:2021-11-25】 【作者:admin】

  雪未见,人先行!在得到暴雪将至消息后,新华社黑龙江分社派出多组记者,提前进入多个暴雪“红区”进行报道。

  以雪为令,出发!跟随他们的脚步,探看那些风雪里的暖心画面,感受那些低温下的风雪无阻。一张张来自极寒之地的照片,此时正升腾着热气,散发出人性的光辉。

  近一段时间以来,黑龙江连续遭遇了暴雪袭击,我也习惯了在极端天气下工作。21日,在得知鸡西市即将迎来暴雪后,我赶到当地。暴雪几时来?又将带来怎样的影响?

  晚上十点多,接到气象台信息,暴雪正式抵达鸡西。此时,我正跟随电力部门配电工爬山巡查。两位电工师傅再三提醒我一定要注意坑洼,结果在上山的第一步,我就不慎陷进雪坑。雪钻进鞋子和棉裤,脚瞬间湿透。我抬头看向远方,此时鸡西市区已是万家灯火,而这灯火的背后,是无数劳动者的坚守与默默付出。

  近一个小时的巡线工作结束后,我来到了气象台。作为当地沟通气象信息与发布的关键部门,这里的工作人员早早做好了24小时应战准备。为保证设备的正常运行,技术人员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巡检一下。清雪车司机扮演了为道路清雪的主力军角色,暴雪中他们还要不断清理车窗上的冰雪保证正常作业。24小时连续工作的他们,甚至只能在吃饭时小憩一会儿。

  凌晨一点多,我来到鸡西最大的蔬菜批发市场。不同于外面的狂风暴雪,市场内一片火热。相关人员在夜色中辛勤地穿梭,保证“菜篮子”安全。满满的菜品储备足以让人们心安。

  凌晨三点五十分,鸡西将暴雪预警信号由橙色升级红色。此时,我正在鸡西火车站采访。为了保证运输畅通,火车站的工人们完成交班后还要进行线路清雪,保证道岔设备运转正常,火车鸣笛声、清雪设备的轰鸣声奏响了一曲万里雪飘中的交响曲。

  衣服里的热汗在极寒中迅速变冷,并让我不停地打着寒战,相机也蒙上了一层白霜。天光渐亮之时,我返回宾馆处理稿件。随后,稍作休整,又开始了新一天的采访。当我继续穿着半干半湿的衣服和鞋子走在积雪中,很快又成了“落汤鸡”。

  朋友们可能不解:我为何要这么拼?其实我就是想拍到好照片,记录下这个城市中的人们在暴雪来临时默默地奉献,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这份职业的初心。

  在暴雪来临前,我和同事于20日晚抵达黑龙江省鹤岗市,为即将到来的报道做准备。出发时虽仍艳阳高照,但已感受到黑龙江严冬里的空气,心想到了鹤岗一定得把厚衣服加上。

  21日下午,阴云逐渐覆盖天空,寒风渐起,到了晚上11时左右,雪花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。

  22日,清晨睁眼时窗外已经变成一片雪白的世界。早晨5点多,我在原来秋衣秋裤、羽绒服的基础上,加上了毛衣毛裤和羽绒背心等,在宾馆门前用无人机拍摄附近的雪中街景。不一会,落雪就模糊了遥控器屏幕,寒风也吹透了衣服。航拍结束后,我不得不返回房间换上一条更厚的外裤并戴上围巾再次出门。

  园林工人拿着6米长杆清理道路两侧树木的树冠积雪,养路工人开着大型清雪车扫除路面上已被压实的雪,环卫工人拿着扫帚铁锹把路边的雪聚堆,各大路口值守的交警指挥交通,配送员载着市民需要的货品奔驰在大街小巷……他们不辞辛劳,只为保障城市运转和群众正常的生活。

  我也看到有一位父亲用雪板拖着女儿前行,女儿银铃般的笑声传到很远,年轻的情侣在落满积雪的后车窗写下甜蜜的话语……或许对于东北人来说,每年都要经历漫长的冬季,和雪相处既是习惯,也已成为日常生活的必修课。

  下午4点,暴雪仍在肆虐。我暂时结束了一天的采访,回到宾馆发稿。长时间在寒冷环境中工作,突然回到温暖的室内,困意旋即袭来,但我告诉自己不能睡。铁锹清雪时剐蹭地面的声音不时从窗外传来,有无数人仍在为应对暴雪而努力,我也要尽一份力。

  20日,还在出差中的我,接到指令负责此轮黑龙江暴雪期间哈尔滨的摄影报道。21日,我乘高铁赶回哈尔滨,窗外一路“间歇性”风雪紧随车轮。到家后,赶紧为第二天的暴雪报道做好器材准备。

  与上一轮混合冻雨的极端天气不同,本轮哈尔滨强降雪偏“干”,且阵风大,雪花很多时候好像不是自上而下,而是横向运动,甚至有时逆势上行。

  这种大风“助威”的雪天对于户外工作者是个考验。雪打胸前暖,风吹背后寒,对于只持续几个小时在外的记者都如此难受,更不用说始终坚守在外的他们了。强降雪直接影响的是城市交通,而环卫工人和交通警察又是关联度最高的。从早晨到傍晚,风雪中我徒步辗转多地,记录下这两个群体风雪中的工作状态。风雪袭来,他们也会发抖,但并不影响他们的顽强和挺拔。那些配送小哥、快递员、送餐员……风雪中的他们,传递着各式物品,也传递着坚毅和温暖。

  轰隆隆、轰隆隆......清雪车的轰鸣打破了双鸭山凌晨的宁静,拉开窗帘,漫天雪花,让人紧张好几天的暴雪终于来了。

  来不及找到另一只手套,拿好相机飞快下楼。等了约20分钟,轰鸣声再次传来,清雪车闪着耀眼的灯光从激起的雪雾中冲出,力量感扑面而来。我按下快门,黄大仙高手论谈,同时在心里为这群迎风破雪的“战士们”点赞。

  沙沙沙、咔咔咔...... 不等天亮,环卫工人们就已经扛着扫帚、除雪铲,涌入城市的大街小巷。我赶到时,一名工人刚从早餐铺出来,手里还攥着半个馒头。此时,雪并没有减小的势头,而为了保障通行,他们只能和“老天爷”抢时间。

  马路上一位环卫工人,原本裹在头上的单薄围巾,因为覆盖一层积雪,反而略显厚实,脸颊下方甚至还形成一个小冰柱,不过这丝毫没影响她挥动铲子的速度。拍摄的同时,我不禁问她:“大娘,挺冷吧?”她答道:“没事,不冷,干起活来就好多了。”这句回答,不禁让我温暖而心疼。

  为大娘拂了拂头上的雪,我看着他们渐行渐远,慢慢隐没于风雪之中,心里再次感慨:岁月静好,只因有人为我们负寒前行。